那些逆天改命的人,都曾被深深嘲笑

那些逆天改命的人,都曾被深深嘲笑
value101 2020-08-14 檢舉

高中班裡有個很獨特的男同學,平日里大家在嬉鬧的時候他總是一個人,安安靜靜的,要么坐在自己的課桌上,要么站在教室門口的欄杆邊眺望遠方,幾乎看不到他跟大家打鬧。

 

 

 

那些逆天改命的人,都曾被深深嘲笑

 

 

 

 

他說話的聲音很溫和,又帶著點與同齡人不符的成熟氣質,從未聽過他大聲說話,也從沒見過他情緒波動的時刻。

早自習結束後,同學們都在食堂吃早餐,他卻總是一個人在空蕩的操場上徘徊,沒有人知道他在幹什麼,大家只覺得他很怪。

同班久了之後才知道,他喜歡音樂,在操場徘徊的時候是在尋找靈感作詞作曲。

那些逆天改命的人,都曾被深深嘲笑

 

 

 

 

那個時候班裡的同學一方面覺得他有點厲害,另一方面卻是在不理解中暗暗嘲笑他,笑他的特立獨行,笑他說話聲音小,也笑他瘦弱,走路輕飄飄的像個女生。

大家都覺得音樂這種偏天賦型,又需要從小環境的熏陶的藝術形式不太可能會在一個家境貧寒的普通高中男生身上產生太大的效應。

雖然也有同學問過他,將來會不會一直在音樂的道路上走下去,但大多都是帶著獵奇的心理,沒有人真的在意他的想法,也沒人相信他能在音樂這方面會有多大的成就。

那些逆天改命的人,都曾被深深嘲笑

 

 

 

 

後來學校元旦晚會,班裡要出一個合唱節目,我和另外三個同學被選做領唱。文藝委員找到他幫我們糾正音調和調整唱歌方式。

他很耐心,即使我們錯了很多遍也沒有對我們不耐煩過,只是一遍遍地教我們該怎麼唱。經過他的指點,最終我們拿了二等獎。

《甄嬛傳》火起來的那年,他把劇裡的紅顏劫改編了,一天課間休息時,他請了班裡一個學過聲樂的女生唱這首改編曲,把別的同學都吸引過來了,後來在班里傳唱一時。

 

 

 

 

他還給林海的《琵琶語》作過詞,但沒有發在網絡,只是自己私下拿來唱。

有段時間我對長笛特別感興趣,便想問問他的建議,然後他便帶我去縣里挺有名氣的一家樂器店買笛子。

在樂器店裡,他似乎跟老闆很熟,幫我砍了價,也讓老闆給了我們免費一小時彈鋼琴的時間。那時候我才知道,他還自學了長笛和古箏。

於是我一個手短還粗心的人免費上了一節鋼琴課。我在好奇地按琴鍵的時候,他在旁邊教我怎麼控制速度和投入感情,那是我人生中第一節鋼琴課,也可能是唯一一節。

那些逆天改命的人,都曾被深深嘲笑

 

 

 

整個高中時代,他始終是一個不太能讓人注意到,又帶著點神秘感的同學。

畢業後大家各奔東西,他考上了長沙某個大學。我們沒有聯繫過,只是經常在qq空間看到他練鋼琴的的視頻,從他發的視頻和文字來看,他每天練琴的時間很長,而且涉及的曲目很多。

《愛樂之城》上映的時候,我覺得里面《city of the stars》很好聽,便推薦他彈這首。隔了一周後,他的空間裡發布了他彈這首歌的視頻。

那些逆天改命的人,都曾被深深嘲笑

 

 

 

 

大學四年畢業後,找工作期間,偶然刷了一下很久沒刷的qq空間,看到他曬出的各類獲獎證書,河南省級鋼琴比賽專業組一等獎,省級書法比賽的一等獎等等。

從零碎的動態對話中了解到,他在大學期間就開始教鋼琴,辦班,也開了淘寶店,賣自己寫的書法折扇和自製篆刻印章。

就像他的個性簽名寫的“我是詩一樣的,酒一樣的,風一樣的人,雲一樣的人”,他過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自始至終做著喜歡的事情。

最後閃閃發光的都是十年如一日堅持不移的人。

那些逆天改命的人,都曾被深深嘲笑

 

 

曾經嘲笑他的那些人現在早已沒在塵世裡,不見踪跡。

 

 

 

 

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個讚吧,不會令你失望!

已經讚了

標籤:

  分享這篇好文給親朋好友!